当前位置: 主页 > 帮助中心 >

身上永远带着天津人的逗哏和干劲(图)

发布日期:2022-05-02 19:0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电视剧《人世间》中的父亲周志刚是一位支援三线建设的建筑工人,剧情引出一段历史,天津也曾有这样一批建筑工人,王志祥就是其中之一。二十几岁时,他随天津二建赴山西长治支援国家三线建设,在山西扎根。如今他已年逾八旬,往事历历在目,每每回忆当年1388名天津人奔赴山西,仍让他心潮澎湃,感慨万千。

  那是1966年7月15日,为支援三线建设,经天津市委、建工局党委决定,由天津市第二建筑工程公司党委书记王玉春带队,1388名职工离开天津,踏上西行的专列,去往革命老区上党盆地山西省长治市,这支队伍被命名为山西省建一分公司。

  天津二建的前身,是成立于1952年的天津市新华工程部,千余名职工来自五湖四海,可谓兵强马壮,藏龙卧虎,他们当中有吃过糠、扛过枪、受过伤、跨过江的革命干部,有土木专业毕业的大学生,有目不识丁却施工经验丰富、技术娴熟的“土工程师”,有身怀绝技的能工巧匠,还有业务精干的专业管理人员。“车辚辚,马萧萧,行人弓箭各在腰”,火车启动的那一刻,伴随汽笛的长鸣,他们挥手告别眼含热泪送站的亲人,告别海河水泡大的乡愁,一路西行,奔赴新天地。

  那时候的长治火车站只有一座站台,一排平房,一个不大的候车室,出了站就是一片庄稼地。市区东西南北不过几百米长的柏油路,十字街头上坐落着一座岗楼,有一名交警值勤。街道两边平房店铺没有一扇玻璃窗,全是木板,到此时我们才理解关门落板的真正含义。这就是郭兰英在《夸土产》中唱的“英雄街的腊驴肉香喷喷”的那条英雄街!

  街北一座三层小楼,是长治市市委、市政府机关驻地,北侧一段残垣断壁的土城墙,据说当年金兀术在这里大闹潞安府,历经沧桑依稀可辨。土城墙外八一桥下有一条几乎干涸的护城河,桥北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,伸向被一片庄稼地包围的捉马村,村边一座五层灰楼鹤立鸡群般地矗立着,这就是我们公司的基地,也是当时长治市的地标建筑。

  到长治以后不久,一队人马率先进驻长治钢铁厂。那座不大的办公楼前,令人瞩目地耸立着一块石碑,碑文是周总理题词的:“要像战争年代建设故县铁厂那样建设长治钢铁厂。”有条件上,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!这些职工们立即兵分几路,展开毛焦仓、高炉、加热炉、白灰窑、水池、水塔等一大批工程建设,随后又陆续建起了小学、中学、医院、百货公司、俱乐部、办公大楼和一个个住宅片区。短短几年的时间,长治钢铁厂从几万吨、十几万吨的年产量翻了几番,发展成年产几十万吨的钢铁联合企业。

  那时候粮食短缺,建筑工人属于强体力劳动,定量供应难以填饱肚子,供应品种多而不精,一个月只有少量白面,三两油,主要是玉米面、高粱米。工人们开玩笑,大家常说:“一年不吃够1600个窝头,别想回天津探亲!”每当夜幕降临,临建宿舍里,昏暗的灯光下,累了一天的工人们难以入睡,有的瞪着屋顶唉声叹气,想着老家的妻儿老小,有的借酒消愁,愈发激起了离愁别绪。

  为了缓解思乡之苦,公司领导们想了很多办法。宣传队紧跟形势,贴近生活,自编自导自演,把公司的好人好事搬上舞台,哪里有工地就去哪里演出,唱遍了长治地区上党盆地,活跃自家职工文化生活的同时,也受到当地百姓和兄弟单位的欢迎。

  老天津二建有不少戏迷,每到工余休息时,都会凑在一起拉弦唱上几段。公司把他们组织起来,成立了业余京剧团,着手排练《沙家浜》。这些瓦工、木工、电工、水暖工、汽车司机、机关干部,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把整场《沙家浜》搬上了舞台。从京胡、二胡、月琴、底鼓、锣、钹、小锣,到生旦净末丑,唱念做打,乃至服装、道具、灯光、布景,真是那么回事儿,颇有些专业水平,演出场场爆满。很多老工人都说:“要听戏还得听咱们自己这玩意儿,听起来真过瘾!”他们还曾远赴石家庄慰问演出。

  我们的业余乒乓球队在行业联赛中多次蝉联个人和团体冠军,业余足球队打遍长治、太原无敌手。职工的业余文化生活丰富起来了,起到了宣传群众、鼓舞群众、感动人、激励人、凝聚人心的作用,继续焕发和锻造出广大职工“舍小家为大家,征战之志不移”的工作热情,义无反顾地投入到三线年这十多年里,我们在吕梁、太行、中条的十万大山里,钻山入洞,默默无闻地埋头苦干。晴天一身汗,雨天一身泥,轻伤不下火线,摸爬滚打,苦中找乐儿,时常不忘天津人的幽默逗哏,喜欢自嘲:“远看像逃难的,近看像要饭的,仔细一看原来是省建的!”如此艰难困苦的条件下,我们硬是打赢了一场场战役,我们交付使用的多家工厂迅速投产,这一项项国家重点工程,像一座座丰碑,镌刻在崇山峻岭之间,抒发着建设者的艰辛。我们相继建起李源、巴公、嘉丰、武乡四座电厂,银线贯穿东西南北,给工农业生产送去源源不断的动力,也给老区人民送去了万家灯火。

  我们的老队长、老支部书记、土工程师徐永田身怀绝技,多少项单位工程图纸他过目不忘,柱子上牛腿模板装反了,他一眼就能发现。当年没有大吨位吊车,十几吨重的砼柱、大跨度薄腹梁、大型槽板,都是他指挥用大直径无缝钢管制成土拨杆,从翻身就位到吊装一次成功,从未发生过事故。

  这位土工程师既有娴熟的施工技术,又有丰富的施工经验。长治钢铁厂厂区大院里有一座水渣山,是炼铁的垃圾,这成了长钢领导的一块心病。徐永田派人取样送到公司科研室,经过多次试验,终于研制出以水渣代替粗砂的办法。他找到长钢领导,提出要利用这堆水渣。领导说,徐队长只要你用,用一吨,奖励你两块钱!从此以后,我们再也不用花重金从河南、湖北、陕西采购粗砂了。他还琢磨出用渣石厂的废料石粉代替本地河沙,进行砌砖和室内抹灰的办法。一次次变废为宝,为国家节约了大量资金。

  改革开放以后,农村发生了巨大变化,包产到户激发了广大农民的生产积极性。根据国家决定,要在山西长治潞城县建山西化肥厂。1981年5月,山西省建筑施工企业进行体制改革,以我们山西省建一分公司为主,成立了山西省建三公司。1983年,我们这支队伍奉命开赴潞城进行建厂施工,厂前区、厂区、生活区工程全面展开。经过夜以继日的战斗,终于在1985年优质高效地完成了176项施工任务,山西化肥厂提前交付使用。

  我们三公司挥师南下晋城市,先后决战凤凰山煤矿筒仓、栈桥,古书院矿的俱乐部、单身宿舍、灯房、浴室,晋城市政府办公大楼,又施工交付了长治国税大厦、地税大楼、太原机场、山西大酒店等工程,获得国家鲁班奖及省市级优质工程奖。

  1988年,三公司接到命令,北上首都,进驻亚运村运动员公寓工地。工程结构为现浇混凝土,时间紧,任务急,工期只能提前,不能错后,400名干部工人黑夜白日不停施工。工程进度由原来的15天一层加快到4天半一层。工程质量一丝不苟,大家苦干实干,终于提前完成任务,“扫地出门”,交付使用,受到好评。

  第一代三建人头一棒跑得好,跑出了好成绩,跑出了建筑工人艰苦奋斗、矢志不渝的精气神儿,第二代三建人也接过了重任,过去背着书包在家属区大院里跑来跑去的小孩儿们,很多人都学业有成,继续了父辈的事业,也有不少人走上了领导岗位,从他们身上又看到了老一代三建人的影子。他们继续展现出一幅壮丽的画卷:从汾河两岸、上党盆地、泽州城郭、呼伦贝尔、鄂尔多斯、锡林郭勒,到海南省的天涯海角,从京津冀到四川成都,甚至非洲各国,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。这支诞生于天津的队伍,这些天津人的后代,继续在大地上谱写着新的篇章。